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热评

旗下栏目: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

同一法律关系的多笔借贷纠纷可合并审理

来源:中经法制网 作者:福建新闻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0-18
摘要:这是一个发回重审的案件。2018年5月30日,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判决了一起民间借贷案子。案件的当事人为王华、王国臣。先是王国臣起诉了王华,接着是王华反诉了王国臣。但是该案经初审判决之后,当事人王华不服,提起了上诉。 案情摘要 王国

这是一个发回重审的案件。2018年5月30日,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判决了一起民间借贷案子。案件的当事人为王华、王国臣。先是王国臣起诉了王华,接着是王华反诉了王国臣。但是该案经初审判决之后,当事人王华不服,提起了上诉。

案情摘要

——王国臣起诉王华情况

一、2012年10月11日王华为国臣出具借据,载明:“人民币三百万元整,借款一个月”。王华在借据的右下方领收人处签字并按手印,黑龙江省远鹏投资担保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远鹏担保公司)在借据右下方加盖公章。该借据的形成系2012年6月18日出借200万元、2012年8月29日出借50万元、2012年8月27日出借192万元,王华于2012年10月11日归还150万元,并于当日重新出具该300万元借条,实际借款金额为292万元,口头约定利息3%(9万元),但王华认为,该笔借款没有实际发生。该借据出具后,王华于2013年1月4日、3月4日、4月1日、5月2日、6月3日、7月1日、8月1日、8月30日、10月8日连续规律性单笔月还款9万元,2013年2月6日单笔月还款8万元,2013年12月23日、2014年1月6日单笔还款10万元,另王国臣认可2012年11月28日、12月31日还款中各有9万元是偿还该借款,其余是偿还其他借款,至2014年1月王华另出具利息借据为止,该借款王华总计还款127万元。

二、2012年12月12日王华为王国臣出具借据,载明:“人民币三百万元整,借款。”王华在借据的右下方领收人处签字并按手印,远鹏担保公司在借据右下方加盖公章。王国臣于出具借据当日分两笔向王华实际转款573万元。双方一致认可该借款金额。但对于是否口头约定利息说法不一。王国臣说约定月息4.5%(27万元),借款时扣除一个月利息27万元,王华否认。王华于2013年1月24日、4月12日、5月13日、6月13日、7月12日、8月12日、9月11日、11月12日连续规律性单笔月还款27万元,2013年10月12日单笔月还款26万元,加上王国臣自认的2013年2月17日、3月12日还款中各有27万元是偿还该借款,王华总计还该借款296万元。

三、2013年7月19日王华为王国臣出具借据,载明:“人民币五百万元整,借款。”王华在借据右下方领收人处签名并按指印,远鹏担保公司在借据右下方加盖公章。王国臣于出具借据当日及第四日分别向王华转款385万元、100万元。双方认可此借款金额,但对于口头约定利息说法不一。王国臣说约定月息3%(15万元)借款时扣除一个月利息15万元,王华否认。王国臣自认该借款总计还款75万元。

四、2013年8月28日王华为王国臣出具借据,载明:“人民币五百万元,借款三至六个月,月息3.5%。”王国臣于出具借据当日向王华转款482.5万元,扣除一个月利息17.5万元。2013年9月27日王华给王国臣转款35万元,王国臣自认其中17.5万元是偿还该借款,另17.5万元为借款利息;2013年10月28日,王华给王国臣转款17.5万元。

五、2013年8月29日王华为王国臣出具借据,载明:“人民币五百万元整,借款期限一年。”王华在借据右下方领收人处签名并按指印,远鹏担保公司在借据右下方加盖公章。王国臣于出具借据当日分两笔向王华实际转款482.5万元,双方认可,但对口头约定利息说法不一。王国臣说约定月息3.5%(17.5万元),借款时扣除一个月利息17.5万元;王华否认。2013年9月27日王华给王国臣转款35万元,王国臣自认其中17.5万元是偿还该借款,另为利息。2013年10月29日,王华给王国臣转款17.5万元。

六、2014年1月26日王华个王国臣出具两份借据,金额分别为72万元、100万元,2014年2月1日、3月1日、4月17日,王华又分别给王国臣出具借据3份,金额均为116万元。

——王华反诉王国臣情况

2011年7月27日至2014年1月27日,王华通过POS机刷卡向王国臣指定的哈尔滨丰泽园经贸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丰泽园公司)转账11笔,转账金额405.3720万元,向王国臣指定的富隆酒窖转账17笔,转账金额131.3310万元,全部转入丰泽园公司中国银行哈尔滨开发区支行171462275246号账户,后该账户的536.7030万元资金转入王国臣个人银行卡账户。王华按照王国臣的要求向秦玉宝出借款项578万元。王华自认该578万元款项中王国臣向王华支付了229万元,其余款项为王华垫付。2012年6月13日,秦玉宝给王华出具500万元借据一张;2012年7月2日,秦玉宝给王华出具100万元借据一张;2012年11月2日,秦玉宝给王华出具200万元借据一张。三方共同确认秦玉宝虽出具共计800万元的借据,但实际出借款项为672万元,秦玉宝已经偿还2012年6月26日王华向秦玉宝转账的94万元借款,尚欠578万元欠款未还。2012年6月20日,王华与王国臣订立《借款合同》,约定:秦玉宝向王华借款500万元,借款起始日期至2016年6月18日至2012年12月28日,借款人秦玉宝如未按约定偿还借款本金和利息,秦玉宝所抵押的房产交由王国臣处置和变卖,卖房款由王国臣收取。王华、王国臣在《借款合同》上签名。王华将对秦玉宝的上述578万元债权转给了王国臣,秦玉宝出具的800万元借据、担保的相关房产凭证由王国臣收取。

法院观点

——关于王国臣诉王华案认定

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,本案争议的焦点是,5笔借款是否约定利息、利息标准;实际出借金额;2012年10月11日300万元借款是否实际发生;5笔借款还款金额及还款性质;以及远鹏担保公司是否承担保证责任问题。反诉争议的焦点是:王国臣是否向王华借款;王华给丰泽园公司、富隆酒窖及秦玉宝的款项是否与王国臣有关联,王国臣应否付给王华2328万元等问题。

法该院认为,一、关于本案5笔借款是否约定利息以及利息标准问题,双方之间不是单笔小额借款,不约定利息不符合常理。根据其还款规律,可以相互认证口头约定利息的事实存在。二、关于5笔借款实际出借金额问题,虽然王国臣不能举示出具借据时300万元的转账凭证,但王国臣陈述该借款系偿还前期部分借款后形成,同时,借条是证明双方存在借贷合意和借贷关系实际发生的直接证据,除非有证据足以推翻借条所记载的内容。本院确认双方争议的300万元实际借款金额为292万元,本案5笔借款实际总计为2315万元。三、关于本案的还款金额、还款性质问题,本院认为,5笔借款本金均未偿还,王华虽然举示了多分还款凭证,但王华不能证明还款凭证与本案5笔借款的关联性。四、关于远鹏担保公司应否承担责任问题,本院认为,远鹏担保公司虽然在借据上加盖公章,但并无提供担保的书面约定,王国臣未能提交担保合同,对要求远鹏担保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请不予支持。五、关于王国臣应否给付王华2328.306万元问题,本院认为,虽然王华举示了给王国臣的113份转账凭证,但因王华多次向王国臣借款及还款,故仅凭转账凭证不能证明王国臣向其借款或欠款事实存在。六、关于王华主张总结算问题,双方存在多笔借款,除本案5笔借款及另案3笔借款外,双方均不能举示其余借款的借款凭证,对王华的主张不予支持。七、关于王华给案外人丰泽园公司转款405.372万元、给富隆酒窖转款131.331万元、给秦玉宝转款578万元,因该款项王华已另诉,本案不不予审理。

综上所述,王华应偿还王国臣本金2315万元,并按同期贷款利息的4倍扣除已还利息,王华应偿还王国臣2314万元。

——关于王华诉王国臣案认定

在王华与王国臣有大量资金往来的情况下,王华没有证据证实就该笔债权双方未经结算、王国臣未支付对价,王华的本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。

律师观点

——王华的上诉请求

法院判决下发之后,王华懵了,该案其实是几年前的案子,2016年此案在哈尔滨市中院一审判决王华付给王国臣1700万元,王华上诉至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后被发回重新审理,期间开了两次庭,一直搁置到2018年5月在没有上审委会的情况下下发的判决书,上诉后重新审理反而判还的款更多了。从上述案情可以看出,中院认定5笔借款本金王华均未偿还,王华所还的款基本上认定为利息,而王华转账凭证都被中院以各种理由认定为无效,明眼人一看就明白,王华在什么情况下都被视为无理。最为明显的就是,该案中无论是王国臣诉王华还是王华反诉王国臣,既然是同一天下发的判决书,其中一个判决把王华的反诉请求排除在外,而在另一个判决中又驳回起诉,本来可以合并审理判决的案件这样去处理,明显不公。

对此,王华只好再次上诉。王华只好请求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。王华主张,1、查证王华POS机刷卡转账并由王国臣占有的405.3720万元资金,是否是在给付借款利息;2、131.3310万元红酒款支付事实不能成立情况下,王国臣是否具有给付义务,能否在双方往来资金借贷结算过程中抵扣;3、王国臣是否已经全额给付秦玉宝578万元债权之对价,向秦玉宝出借的578万元是否是双方借贷资金往来的组成部分。

——上诉律师的意见

王华的代理律师认为,王国臣、王华之间民间借贷资金往来情况为:2011年6月13日至2013年11月20日期间,王国臣通过银行卡账户,向王华资金账户转账48笔,转账资金6971.2175万元;2011年7月27日至2014年1月27日期间,王华通过银行卡转账,向王国臣、王国臣开办的丰泽园公司资金账户、王国臣指定的秦玉宝资金账户,转账145笔,转账资金共计6403.6930万元。双方借贷资金未经结算,王国臣对期间单笔发生的借贷提出给付本金3184万元及利息的诉请,并否认王华通过丰泽园公司账户给付的536.7030万元与其有关,对王华按其要求给付秦玉宝578万元借款也不予认可,意图侵占1114.7030万元资金。在丰泽园公司、秦玉宝不能作为反诉主体,也无法追加成为本诉主体的情况下,为查明双方借贷资金往来实际情况,王华依据《民诉法解释》之规定,另行提起本案诉讼,应该与王国臣民间借贷案件合并审理。

一审查明的案件事实和一审判决的不当之处。

㈠资金给付事实

一审查明,王华通过POS机刷卡转入丰泽园公司账户的536.7030万元资金,王国臣全部转入个人银行卡账户,王华按照王国臣要求向秦玉宝出借578万元,债权人为王国臣。

㈡一审判决的不当之处

1、侵占目的明确的情况下,未要求王国臣承担举证责任,人为消灭王华536.7030万元资金。

王国臣在民间借贷诉讼中,以王华POS机刷卡系与丰泽园公司之间的交易为由,掩盖全额占有王华转账资金536.7030万元的事实,侵占意图明显。在人民法院调取丰泽园公司银行账户资金流水记录后,又以其中405.3720万元系王华给付利息,131.3310万元购买红酒支付为由,进行抗辩。在王国臣违背基本的诚实信用原则情况下,人民法院应当责令其对所抗辩的利息给付情况进行严格举证,已认定所谓131.3310万元红酒款支付不符合常理,人民法院就应当对违法行为进行制裁,支持王华诉请,进而否定3184万元民间借贷案件中,王国臣关于双方已经结算完毕的诉讼主张。

但是,一审法院没有责令王国臣举证,405.3720万元资金给付情况没有查实,认为虚假诉讼占有131.3310万元资金合理。

2、要求王华对未发生之事实进行举证。

王华按王国臣要求给付秦玉宝578万元借款,债权已由王国臣行使,人民法院已查证属实情况下,不要求王国臣就给付578万元对价进行举证,以王华不能证实王国臣未支付对价,举证不能为由,驳回诉请。

可以看出,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有故意偏袒一方的嫌疑。希望高院能给予纠正并依法判决。

专家说法

针对上诉案情,中所法律咨询服务机构专家组认为,近年来,民间借贷现象较为多见,由此引发的诉讼为数不少。民间借贷案件中,证据有:借款合同、借条、收条、银行交易明细等众多证据。实践中,借款人与出借人之间往往存在长期的借贷关系,双方之间存在多笔借款,常常是旧债未偿,新债又借。起诉时,针对某一笔或某几笔款项的来源或交付,当事人提交的证据中,会出现与涉案款项并不相符的款项来源及款项交付的证据。如何正确提起诉讼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成为借贷双方都非常关心的一个重要问题。针对王国臣与王华之间的借贷纠纷,要想把所有的借贷关系审理清楚,必须把双方所有的借贷纠纷统起来处理。大额、多笔的交叉借贷关系中,如果分割判决会出现顾此失彼的情况。在实务中,同一法律关系的诉讼与反诉可以合并审理判决。一审法院案件判决明显是错误的。

另外,法院认定事实要有法可依,比如在王华与王国臣借贷纠纷中,有一个关于借款时扣除一个月利息27万元,王华否认的情况,按照规定,借贷利息不得放贷之初扣除,如扣除则以实际放贷金额计算。

转载:http://www.cnwi.com.cn/1/2018-09-18/4958.html  

1.jpg

责任编辑:福建新闻网